枯骨成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一个胡说八道的脑洞

是一个没头没尾又胡说八道的特工au了

扮成赌客的水x扮成荷官的鱼

狗血-OOC-私设如山

 

Mesut如同一条水中的游鱼一样,灵巧地穿梭在暗黄色的灯光下,半长的发与修身的黑西装缠出一种别样的风情。白衬衫衬着的细领带与锁骨上精巧的银链半遮半掩,既禁欲也诱人。

三枚骰子在骰盅里磕出清脆的声响,手的主人勾出一点淡薄的笑意,啪的一声将骰盅扣在桌面上,用一种缓慢又勾引人的语气娓娓道来:“知道吗,在英语里,骰子有一种说法,叫做‘Devil's bones’。是不是很有哥特美,Mr. Ramos?”

面前的筹码轰然倒塌,男人低沉的声音缠绵而略沙哑,带着点色情勾引的意味,好像把每一个字放在舌尖缓慢咀嚼:“难得佳人作陪,那不如尽兴地来一把。请吧。”

那是接近三百万的筹码。

Mesut漂亮的眼睛里一丝惊异的情绪也无,甚至连闪也懒得闪动一下,他嘴角的笑意加深:“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绅士地虚揽住他的纤腰,他偏过头去,动作像一个依偎,一段白皙的颈拉出优雅的弧线,濒死的白天鹅一般。淡色的唇兀自带着点弧度,擦过男人刀削似的英俊侧颜,吐出的话语却寒冷如冰:“Sergio,你演够了没有?”男人埋首似是在他颈间深嗅:“没有没有没有,谁让你上次跟Cris出任务不带着我,我的小Nemo,你都不知道你穿酒红色衬衫有多好看。”Mesut强忍住翻白眼的欲望,低声威胁:“那次是紧急情况,那个记忆棒我们必须得拿到。更何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件衣服还是...某一个叫Sese的家伙亲自选的”

“那是Sese想让你在床上穿的。”

“你给我闭嘴。”

“Mes——我的小鲷鱼,我的小Nemo,我的小白鸽~”耳边撒娇的长音拖得能腻死人。

Mesut抿了抿唇闭了闭眼,维持着脸上的神情,但还是没有掩住一抹晕红漫上耳根:“收起你的波浪号,两点钟方向是你的目标,赶紧给我滚去干活。”

“收到,我亲爱的男朋友!”

 

 

 

————————————————

Mes今天也是一条想打男朋友的鱼呢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枯骨成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