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成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Mr.&Mr. Pique

史密斯夫妇AU/ABO

都是我胡编乱造的

时间线混乱预警

皮法之前不认识预警

狗血ooc私设如山都是我的


这篇是属于Summer的生贺所以梗来自 @Summer夕烧 这位太太,信息素味道直接用的就是Summer的设定,疯狂给这位太太打call了请去看Summer的ABO!!!

 

假设这是两个人的初见


耳机里传来“叮”的一声轻响,数据传输100%,完美。Pique翻了一下手腕把手表恢复成普通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任务完成,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思考一下接下来的假期该去哪里放松心情了。不过看起来是这次任务顺利的过了头,老天爷并不想让他如此好过。陡然响起的敲门声让Pique惊了一下,他迅速抽出后腰上的两把枪甩进床底,脱掉西装解开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把眼镜拉下来让它刚好挂在鼻梁上,拨乱头发做出醉醺醺的模样,从酒柜里随便起了一瓶酒,喝了一口后拎在手里,悄无声息地贴在门板上从猫眼往外看。他不想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任何差错,虽然真正的对手只会从门口给他塞上几颗子弹,可作为特工他也应该多个心眼。

 

 

一墙之隔的是个黑发的年轻人,虽然神色慌张急切不断向走廊回望,但有一瞬那双深褐色的眸子好像看穿了门板看到了门后的自己——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这样安慰自己,手搭在门把上开门,当然中途还滑动了两下,一个醉汉可没这么清醒。特工耳机里Xavi已经警告他好几次不要轻举妄动,但那双融化了巧克力一般的眼睛好像有什么魔力让他停不下动作来。

 

 

他当然听见了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至少身高在一米八以上的五个男人,说阿拉伯语,看来是当地人。这座酒店在世界以金碧辉煌和高安全性闻名,不然也不会成为任务目标的下榻地点。他任务目标的保镖都是清一色的俄罗斯人,和目前正在外面搜查的人应该没有联系…然而他并没有放下戒心,装作涣散的目光实则关注着那人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那个年轻人抿了抿下唇,过了一会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微微抬起头来看他,话语里透出些微的谨慎,手指却坚定地点了点他的房间,“这位…醉汉先生,介意……我在你的房间里躲避一下吗?”话音未落,他转头听了下声音,微卷的发在Pique撑在门边胳臂的衣料上轻轻一擦,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灵巧地挤了进去,Pique自然“反抗”不过,酒“醒”了一半,房门就这样在他身上闭上。陌生人把黑色的小西装搭在沙发背上,摘下手表和脖子上挂的镶钻十字架,动作迅速又干净利落,标准的特工作风——醉汉先生放下手里的威士忌瓶子抱着胳膊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先生一系列动作。

 

 

年轻人拿起酒瓶猛灌了一口,酒味在他的口腔里弥漫让他忍不住想咳嗽——Fabregas皱紧了眉头,把浅蓝色的领结解开甩到一边好歹喘过气来——他就不吐槽Lionel对这个颜色的执念了,他可爱的小个子后勤虽然很不错但现在似乎紧张他紧张的过了头,隐形眼镜里全是他发来的感叹号。

 

 

一整层楼里只剩下这个房间有人而他又没有搞到万能钥匙,为了甩掉后面那群麻烦只好铤而走险。今天简直是他职业生涯上的black day,刚到任务地点就发现早有人抢了先机,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大胆敢抢FCB的生意,但是他只收获了一个被击昏的任务目标和已经毫无价值的密码残片可是真的,还被迟到的刚刚好的保镖们认为是罪魁祸首。本来几发子弹就能解决的问题居然被那群鼻子比狗还灵的酒店保安发现了一点踪迹,也不知道有没有摄像头抓他个正着,虽然他自信即使有也搞不到他的正面照片,但还是小心谨慎为好。出入口已经被封锁了,看起来酒店是怕被砸了招牌,打算不用警方就把他抓捕归案。

 

 

所以只好麻烦一下面前的这位…醉汉先生了。Fabregas咬了咬牙,手指到底是落在了衬衫上,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蜜色的胸膛,看着眼前人清醒过来。走廊传来不间断的开房门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他,衬衫终于完全掉落在地上。他反手揭开后颈上的屏蔽贴,饱满成熟的柑橘气息实质化了一般,缓缓地在两人之间流转。

 

 

Pique望着他愣了一下,这算是什么,一个送上门的Omega强行入室419?大概喝醉了的人也会被这个架势吓醒吧。“你……”一向沉稳的特工也有些语无伦次,半靠在墙上看着那人踮起脚尖压上来,胳膊撑在他脑后,那双漂亮的深褐色眼睛蒙着一层水汽地盯着他。他还来不及反应,身体的本能就已经先他一步,沉香木味道的信息素席卷而来,裹挟着清爽的柑橘气息并与之共舞,而他也一把揽住近在咫尺的腰,用双唇带着对方沉沦。




————————————————

后续是不存在的脑洞已经枯竭了

请联系summer太太并抱住她的大腿求后续

评论
热度 ( 13 )

© 枯骨成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