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成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哨向AU】短歌难长

写SAT无聊了所以我们来写文吧

听歌激情撸文产物

狗血ooc私设如山都是我的

 

建议BGM: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哨兵 Cristiano Ronaldo/向导 Mesut Ozil

 

Mesut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不冷静过了。

 

作为一个雇佣兵,无论是向导还是哨兵在每时每刻都要保持极度清醒的大脑。若非如此,随时有可能从窗外飞来一颗子弹让他变成一具冰凉而无生气的尸体。如果要活着,那就必须要足够的警惕。

 

但是他现在不想清醒,他知道他的Cris来了。

 

准确来说,或许不应该说是他的Cris,毕竟五年前他毫不留情从RM一走了之,Cris就再也不是他的Cris了。可Cris还是那么优秀,不管谁在他身边,他都毫无疑问是联盟的第一哨兵,有冷静的头脑、无比敏锐的五感、极强的身体素质、百发百中的枪法和优秀的格斗能力。只不过是生理上的限制,他需要一个向导来为他平复激战后的身体,Mesut毫不怀疑,如果情况允许,Cris会果断地选择成为一个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但是黑暗哨兵对人体伤害太大,导致的后果就是三十五岁以后不得不退役靠大量向导素苟延残喘,还不如做一个拥有长久而出色的战斗力的第一哨兵,反正身边也不会缺向导。

 

Cris不会允许自己为了一时的荣耀而不顾未来的,他一向考虑周全。

 

他不是Cris身边的第一任向导,同样也不是最后一任。他恍然回想起自己来到RM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RM的首席向导Kaka在一次战斗中精神图景受损需要回到塔里修养四个月,而当时的他正好因为完美完成刚在南非结束的任务在联盟里小小的露了一次脸,于是就被RM挖走给他们的首席哨兵当个行走的向导素补充包罢了。


他们一起完成了很多次任务,各式各样的,从清扫到探查情报到暗杀,他和Cris也愈发默契。他习惯了结束任务后在Cris的精神图景——那是一片暗礁丛生的海洋——里平复哨兵敏锐的感官带来的大量暗流漩涡,他不知道Cris有没有习惯他精神图景里戈雷梅的丘陵和洞窟,会不会觉得没有热气球的戈雷梅有些无聊。

 

他也慢慢地融入了RM,每个人都记得他们有一个沉默而温柔,却如穿梭在毒海葵之间的小丑鱼一样无畏的向导,和他们的首席哨兵配合默契的如同为他而生。

 

虽然从来没有身体结合,但他们的配合太默契,像梦境里完美契合的拼图,让他不切实际地幻想过永恒。

 

但他忘记了,伯纳乌可以笑纳疲惫的旅人,但从来不是温暖缱绻的长久之地。

 

所以三年之后,小Nemo从热情洋溢的西班牙海岸游到了大西洋对岸阴雨绵绵的英格兰,在那里用血肉安好了他的窝。改变组织对于雇佣兵来说是个再不过寻常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早就习惯了离别,好像也没有什么说出来的必要。

 

该走,就走了。

 

精神结合的切断是个再不过简单的过程,没有身体结合无疑是一个更好的前提条件,Mesut冷静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地解开和Cris相缠的精神连接,多次的缠绕让那个连接有些复杂,但是也不是不能解开的。

 

花一点时间,终归是能找到头绪的。

 

他花了三个晚上,把精神力缠成的结解的干干净净,两个粘连的精神图景之间也就分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线来。

 

但是这个夜晚,毫无预兆地,他又感受到了从Cris的精神图景里吹来的,带着一点海水咸味的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遍布在整个房子的精神力触手哪怕是五年后,也能迅速而准确地找到门口Cris放来的,一点点试探的精神力。

 

Mesut从床上爬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连接点。精神连接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地强烈,像不断漫向脖颈的洪水。

 

他知道最近联盟里传了个遍的新闻,RM的首席哨兵在为RM工作了九年,让大家都以为他会终老于伯纳乌时,投诚了JUV。这是个重磅炸弹,足以炸的整个联盟抖三抖,对于这个,Mesut不觉得意外,圣伯纳乌一向不留人。

 

很明显更重磅的炸弹是现在应该已经沐浴在都灵阳光下的人正在他家门口,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两个人。

 

Cris应该已经去适应过意大利的环境,新的组织对于这个RM头牌拿出了十二万分的重视,新的链接鲜明而干净,想来是来自一个很优秀的向导。Mesut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能感觉到Cris,他有些慌乱,不光是因为事情的突如其来和Cris那里传来的有些过于强烈的情绪——他甚至一时不能分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有些悲伤的意味,混在喜悦和无奈中,带着很多他感受不清楚的东西——更多是因为他控制不住的,胸膛里过快搏动的心脏。

 

Cris就在他的门前,但是他并没有进来,连一声敲门也没有。

 

但他又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精神力微弱的连接。

 

不,他不应该这样,作为能更好控制局面的向导,他应该和五年前做的一样,迅速而果决地斩断他们之间无法忽视的连接。

 

但他没有,他把自己的身体贴到冰冷的门板上,一下又一下颤抖地呼吸着。门的另一边很安静,若非精神力的连接,Mesut几乎要疑心门外有没有人。

 

Cris,Cris,Cris……他在心里重复着这三个音节,并小心翼翼地不让它们通过连接传给另一边的人。

 

精神力的连接陡然上升。

 

这意味着他的Cris也和他以同样的姿势靠在了门板上,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字面上的一墙之隔。久违的暖意让Mesut胸膛的温度缓缓爬升,英国的温带海洋性气候阴雨太多,是开多大的暖风也驱赶不走的寒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来自丰沙尔的阳光了。

 

他让自己的精神力和对方缠绕的更紧密了些,一字一顿地在对方的脑海中说:“你最近好吗?”

 

五年了,这好像是他们分开后的第一句话,Mesut有些恍惚地想着。

 

对面的回应很快:“我很好,你呢?”

 

他无意识地点了点头,甚至没有意识到对方并不能看到自己的动作:“我也一样。”

 

“那就好。”他听见他这样答道。

 

于是便是一地静寂无声,好像阴云散了些,有一点点不明显的月光从客厅没拉好的窗帘缝里透出来。

 

Mesut感觉自己和门贴着的侧脸有些湿润,不知道是因为七月的天气热,还是些什么别的。

 

他在门口的地板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伦敦又下了一场雨。

 

Fin.

————————————

果然每逢考试才会沉迷写文是真的

8102年了我还在为他们真实哭泣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自己忘了你


这是我想写的,不知道写出来了没有

评论 ( 15 )
热度 ( 45 )

© 枯骨成花 | Powered by LOFTER